联系我们

Contact


联系人:雷生
联系电话:13510976851(微信同号)
QQ:179259045
地址:深圳宝安中心区赛格电子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废旧电池回收现状调查:田桂荣的65吨废品下落不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7-11-23 * 浏览 : 1
投资2.2亿元的我省首家危险废物集中处理中心将于年底投入运营,届时,全省范围内包括废旧电池在内的危险固体废物将会得到安全处置。
  回首8年前,新乡市民田桂荣倾家荡产回收了65吨废旧电池却无法处置,受到媒体关注后,她和她的电池一起闻名全国。在环保部门的努力下,电池被运往新郑耗巨资处置。
  如今,当记者试图探知这批废旧电池的处置方法时,却意外地发现电池不知所终。而已经成为新乡环保志愿者协会会长的田桂荣,又攒下了十几吨废旧电池,仍是无力处置。
  一位常年从事环境和能源研究的学者感慨,废旧电池的回收和处置,从来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电池皇后” 
  又攒下15吨废旧电池  
  9月5日下午,在新乡县合河镇范岭村一处20亩的生态园中,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誉为中国“民间环保大使”的田桂荣,刚送走了一批来园参观的新乡小学生。
  生态园是田桂荣和老伴以每亩600元的价钱租来的,种的红薯、芝麻、玉米、谷子都没施过化肥,“种无公害粮食和蔬菜,土地和水都不能受污染”。
  眼前正侍弄庄稼的田桂荣满脸快慰,但是,话题往废旧电池上一转,立刻黯然。
  田身后是一间低矮简易的平房,里面堆放着成袋装的约15吨废旧电池。她说,这些废旧电池是一个星期前从儿子和女儿居住地转移过来的。
  当年以回收电池出名,而今,这批电池如何处置仍然让她头疼。
  出于环保目的,田桂荣从1999年开始自费回收废旧电池,攒下的65吨电池因无处可送,如山般堆积在儿子的新房,致使儿子婚期不断推迟,自己的生活也异常艰难。 
  媒体多方位关注后,2002年12月,河南省环保局用两辆加长卡车将电池拉到了新郑处置。
  现在,田桂荣是新乡市环保志愿者协会会长,协会拥有会员逾万。这些年,她和协会成员主要做两件事:一是致力于向学生和农民宣传环保知识,二是以保护母亲河为主题,徒步考察黄河、卫河、共产主义渠的水质污染情况,替因环境污染身体和精神受损害的村民伸张正义,与排污企业进行面对面的斗争。回收废旧电池只占她日常工作的很小一部分。
  周围的人受田桂荣影响,自觉回收废旧电池已成为习惯,田桂荣的家门口和办公楼层,经常会有成盒成袋的废电池。“就连村里的小孩,都会举起一节小电池给我……” 
  在田桂荣看来,废旧电池回收到一定数量后再送到环保部门就行了。不料,事情并不如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比如眼下的这15吨电池,据田桂荣讲,她曾与新乡市环保局联系过多次,对方均以无法处置为由拒绝接收。再后来,她开始打听能够接收并妥善处置废旧电池的企业,她所谓妥善的标准是,“不能再造成二次污染”。
  走遍新乡,田桂荣发现,没有一家企业能够符合她的要求。
  当年“明星电池”如今无人知晓去处 
  让人意外的是,记者随后调查时发现:8年前那两卡车电池的去向也是个谜,电池究竟送到了哪里,怎么处置的,是否给当地环境造成污染,没有人知道。
  据田桂荣回忆,当年那批电池拉走时“很低调”,环保部门没有让她跟着去。
  从新乡市环保局领导那里,田桂荣得知,为她这批电池,省里(指河南省环保局)专门花几十万元盖了一个新仓库。后来,她又从报纸上得知,那批电池被拉到了新郑,具体位置没人告诉她。
  记者向当年曾报道田桂荣事迹的两位纸媒记者探询,他们均称,电池被拉走后就没再继续跟踪报道,最终怎么处置不清楚。
  记者找到一篇当年的报道:题为《田桂荣回收的废旧电池终于有“家”了》(注:新华网河南频道2002年12月24日电),文中记载:“备受社会关注的环保先行者——河南省新乡市个体工商户田桂荣自费回收的65吨废旧电池,终于有了一个新的去处……据河南省环保局污控处副处长韩晓晗介绍,这批废旧电池将被运到省环保局投资几十万元在新郑市建成的临时仓库,暂时存放。待河南一个正在审批的利用废旧电池生产的项目投产后,再运至该企业处理……” 
  记者向如今在河南省环保厅监测处供职的韩晓晗了解情况,她说,那两卡车电池拉到新郑后当年就处理了,处理电池的那家企业也已经关闭了。
  连日来,记者多方探寻相关项目和处理企业,没有任何结果。 
  田桂荣的老伴范子有说,他感觉很蹊跷,存放地点确实在新郑,但咋处理了却怎么也打听不出来。
  据田桂荣称,她最后一次见到废旧电池是在2003年,具体时间记不太清,总之天气很凉,她穿的是春秋装,应央视“面对面”主持人王志要求,和摄制组的人一起做节目。
  相关环保部门也想知道电池下落
  记者多方寻访这批电池无果,对此,新郑市环保局也感到诧异。
  该局办公室副主任樊薛伟说,全局上下没有人知道8年前曾有65吨废旧电池运往了新郑。前任局长也表示,只是听说过有这么回事,具体详情不得而知。
  “局里专门成立了一个调查小组查这个事。按说这么大的动静,局里应该有人知道,但我们问遍了环保局的老人,都说不知道。如果这件事属实,新郑市环保局也想知道这批电池的下落。”樊薛伟说。
  8月26日,新郑市环保局办公室两位主任向记者介绍了调查过程和结果。
  王主任说,局调查小组没有找到两卡车废旧电池的下落。在新郑市工商局,他们调阅了工商注册登记档案,但查不到新郑境内有处置废旧电池的企业。随后,他们又将调查目光放回新郑市环保局。经查询本局档案发现:2002年年底,有家名为“河南泰龙工贸有限公司”的企业向新郑市环保局提请过环评报告,但未获通过,其法人代表是王×伟,根据资料记载的联系方式拨打后发现,王×伟的电话已经停机。
  王主任告诉记者,调查小组按照资料显示的地址,找到当年的河南泰龙工贸有限公司时,发现那里是个家具厂。
  与此同时,记者通过其他渠道获知,自1997年至2009年年底,新郑市工商局均没有查到经营范围和经营项目跟废旧电池有关的企业,工商部门也没有河南泰龙工贸有限公司的任何注册信息。
  采访中,记者曾跟随新郑市环保局找到河南泰龙工贸有限公司的登记地址。一位姓毛的看门师傅告诉记者,现在家具厂的前身是“金鹰三轮车厂”,三轮车厂之后、家具厂之前,确实有一大批废旧电池在这里存放过,但仅存放了不到三个月。至于后来去了哪里,怎么处置的,老人家称不知情。  打开那间曾经存放废旧电池的仓库大门,老人指着室内堆满杂物的三个垒砌的池子说:“这就是存放那些废旧电池的地方,上面的编号还隐约能看见。
  从毛师傅和附近村民那里,记者得知,存放电池的地方并非新盖,此前的金鹰三轮车厂有南北两个厂院,老板因出车祸去世还不起贷款后,两处厂院就收归政府了,后来怎么被用作存放废旧电池他们不清楚。现在的家具厂租下这片厂区已有四年以上时间。
  在现场,记者连线家具厂老板,对方未接受采访。 
  处置一吨电池
  交费两千老田吃不消 
  前不久,田桂荣听说河南天辰环保公司可以处置废旧电池。不料,她满怀期望从新乡赶到郑州,却失望而归。 
  拿着河南天辰环保公司工作人员金占伟的名片,田桂荣对记者说:河南天辰表示会接收她的废旧电池,但每吨要收取2000元处置费。她算了一下,要想把手中的15吨废旧电池送到天辰,她得掏3万元。 
  田桂荣很委屈,称在情感上和经济上均难以接受。
  记者与河南天辰联系,印证了此说法。负责该公司危险废物回收和处置的金工程师说:“正因为是志愿者才收2000元,如果是企业,每吨废旧电池要收取处置费5000元。
  据介绍,在固体废物处置费的收取上,河南是最低的,杭州废旧电池的回收价格是每吨6000元至8000元,此外,广州、上海、北京均在5000元以上。
  记者走访河南省固体废物管理中心得知,河南天辰环保是经国务院批准的河南省唯一一家在全省范围内收集、运输、存储、处理处置危险废物的企业,已经河南省发改委核准,获收费许可并享有政策性免税项目。
  据河南省固体废物管理中心工程师陆磊介绍,按照国家统一部署,每个省要在今年年底前建立自己的固体废物处置中心,河南首家危废处置中心项目早先计划设在洛阳,后来鉴于河南天辰环保有从事医疗废物处置10年以上的成熟技术和经验,并且也在积极申报,经过论证和环评后改在新郑。严格来讲,它是政府投资、国家《“十五”全国危险废物集中处置场规划》布点建设的区域性集中处置场之一。 
  事实上,人们的日常生活几乎被各色电池所包裹,遥控器、手机、MP3、电动剃须刀、手电筒、电脑、电子钟表、计算器、助听器、电动车等都要用电池。这些电池要么是水银电池,要么是碱性电池,要么是镍镉电池,要么是镍氢电池,它们都含有锂锰或锌银或铅酸,这些物质都可能对环境和人的健康构成危害。 
  与此同时,一个惊人的数字也在陆磊这里得到了印证。我国是电池生产大国,同时也是消费大国,国内年消费各种电池量的增长速度已经突破了20%。据多位专家估算:我国年人均电池消费量在6.6~20节(只),全中国每年消耗纽扣电池超过40万粒,但回收率则仍然停留在2002年的水平——不足2%。 
  一位常年从事环境和能源研究的学者感慨,废旧电池的回收和处置,从来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那么,电池使用后处置不当究竟会给我们的环境和生活造成怎样的危害?为什么回收率奇低?政府对电池回收持何态度?民众对废旧电池的收集又处于何种状况?请看“废旧电池回收现状调查(下)”。
诚信铸就品牌,博弈科技自成立以来,一直坚持上门回收、现金支付、价格合理、信守承诺、安全快捷 、高效!赢得了广大新老客户的支持!如有需要,欢迎致电:13510976851雷生(微信同号)或加QQ:179259045详谈,我们将一如既往的为您提供高效满意的回收服务!